思维模型

现在的你,比三年前更有智慧吗?

我问过很多朋友这个问题,得到最多的答案是没有。有些朋友甚至感叹一句:现在还不如读大学的时候呢,那时候比现在聪明。

我相信相当一部分朋友是谦虚。毕竟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长,经验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大,阅历也随之增加。除非你在做机械的工作,或过着机械的生活,人的智慧怎么能不提高呢?

但有趣的是,大部分人智慧的提高也仅限于此。如下图中的曲线A,这种提高受限于时间,以年为单位,缓慢而被动。

此外,很明显这种提高是边际递减的,很多人在中年时,智慧慢慢达到一种较为稳定的状态。

我认为这是造成很多人职业天花板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有点像是耗尽了自己的潜力和积累。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摆脱这种曲线呢?

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方法,主动地提高自己的智慧,那么曲线A就会转变成曲线E。

主动的智慧提高可能开始时不起眼,但却是在积累势能,从本质上它是指数式的,随着长期的坚持,我们的智慧也越来越远离普通人的平均水平。

但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智慧提升,很多时候并不来源于平时的工作。

大概有几个原因:

  1. 在工作中,我们一般很难决定自己做什么事、以及去什么岗位。这就使得我们学习的范围相对狭窄。
  2. 工作中,有很多职位50%以上的工作是重复性的,这就限制了学习东西的速度。
  3. 有很多职位只需要高中毕业的教育水平,就可以无障碍的完成工作。这会让人无法体会到提升智慧的必要性,享受智慧提升带来的快感。

当然,不排除有人的工作每天都充满挑战,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智慧。

但对一般人来说,是否能在平时工作之外,主动的系统性提高自己的智慧,部分决定了他/她可以走多远。

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做到主动连续地提高自己的智慧呢?

幸运的是,有很多非常有智慧的人分享了他们在这方面的经验和心得,比如巴菲特和他的合伙人查理·芒格,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图灵奖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赫伯特·西蒙等。

这些不同时代的思想领袖都有一个共识,绝大部分人都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环:思维模型。

思维模型是什么

如下图中所示,右侧是我们眼前的真实世界,左侧是我们脑中的世界。真实世界有海量的事实、数据、信息等等,纷繁复杂的,且无时不在变化。

如何理解这个复杂的现实世界呢?

我们通过简化这个真实世界来实现。

这种简化可能是一种分类,比如彩虹包含一切可见光,是连续光谱,是无穷尽的颜色集合,我们把这一难理解的物理事实安置到一个尺寸相对比较合适、更容易管理的框架中:彩虹是七色的,红、橙、黄、绿、蓝、靛、紫。

也可以是关于事实的一个模糊的概念,每个人都可以自信地说自己知道谷歌的标志是什么样子,那是由红黄蓝三原色组成的6个字母。不过你能准确无误地告诉我哪个颜色被使用了两次吗?你的简化只在某一程度上帮助你理解事物(在这里,它帮助你把谷歌的标志和其他公司的区分开来),却并不完美的反映现实。

但问题是我们简化了真实世界,建立了很多独立的概念,却无法将它们串联成一个有组织的系统:思维模型。

思维模型,或者这种有组织的系统到底是什么呢?对于这个概念,不同的专家和著作使用了不同的名词来解释,但概念的实质是一样的。

比如,查理·芒格在著名的《穷查理宝典》一书中,一直提倡每个人要建立「普世智慧」,他提到:

基本的、普世的智慧是什么?嗯,第一条规则是,如果你们只是记得一些孤立的事物,试图把它们硬凑起来,那么你们无法真正地理解任何东西。如果这些事物不在一个理论框架中相互联系,你们就无法把它们派上用场。

你们必须在头脑中拥有一些思维模型。你们必须依靠这些模型组成的框架来安排你的经验,包括间接的和直接的。你们也许已经注意到,有些学生试图死记硬背,以此来应付考试。他们在学校中是失败者,在生活中也是失败者。你必须把经验悬挂在头脑中的一个由许多思维模型组成的框架上。

这就是芒格著名的“格栅理论”。在这里,芒格将这种将独立概念串联成有组织系统的过程,称为建立思维模型。

再比如,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心理学家安德斯·艾利克森(K. Anders Ericsson)在《刻意练习》这本书里,提到:

几乎在每一个行业或领域,杰出表现的标志是能在一系列事物中找出规律,这些事物,在无法创建高效心理表征的人们看来,可能是随机或令人困惑的。换句话讲,杰出人物能够看到“一片森林”,而其他所有人,却只看见“一棵树”。

这里的「心理表征」,其实就是指的思维模型。

Peter Beverlin在”Seeking Wisdom”一书中有一个关于“思维模型”的进一步解释:

一个思维模型就是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世界运转规律的想法。一个思维模型往往阐释了结果,并且回答了像“Why”和”How”这类问题。

比如“社会认同”(心理学的一种理论)这一模型告诉我们当人们不确定时,他们经常自动选择模仿其他人做的事情,而不会想真正正确的事是什么。这样的理论解释了人们为什么做(Why),同时预测了在特定情景下人们又会如何做一件事(How)。

再举个例子。

你可能知道,在化学领域,有一种自催化(Autocatalysis)的现象。当一个化学反应的产物能够对这个反应的速率有进一步催化作用时,反应的速率以极快的速度提高,这种反应被称为自催化反应。在这种思维模型中,你只需要做A,但会得到A+B+C的效果。

这种自催化现象你可以在很多地方遇到。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亚马逊。我之前在这篇文章里提到过关于亚马逊战略的总结:

贝佐斯与其助理团队描绘了公司步入良性循环的前景,他们相信这会成为公司发展的强大动力。

公司的未来蓝图是这样的:以更低的价格来吸引更多的顾客。更多的顾客意味着更高的销量,而且也会把付给亚马逊佣金的第三方销售商更多地吸引到网站来。这也会使亚马逊从固定成本中赚取更多的利润,如物流中心和运行网站的服务器。更高的效率会使价格进一步降低。

他们推断,任何一个飞轮只要运行顺畅,就会加速整个的循环过程。

—— 《一网打尽》

这其实是一种很典型的自催化模型的应用。

另一个应用自催化模型的例子是迪士尼。我一直私以为迪士尼是全球最好的商业模型之一。

迪士尼最重要的是做好一件事:电影制作。电影会产生巨额的收入,一个电影传播越广,这个电影的IP就越经典。迪士尼乐园、电影衍生品IP授权等其他的业务都会因此获益。更重要的是,这个模式是互相催化的。消费者越喜欢迪士尼乐园、购买电影的衍生品,也会进一步购买迪士尼出产的电影。

此外,你还可以发现和建立自己的自催化模型,来加速达到你的目标。

建立思维模型是非常重要的。

安德斯·艾利克森在《刻意练习》里指出:

将杰出人物和我们其他人区分开来的主要因素是:他们经过年复一年的练习,已经改变了大脑中的神经回路,以创建高度专业化的心理表征(或思维模型),这些心理表征反过来使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记忆、规律的识别、问题的解决等成为可能,也使得他们能够培养和发展各种高级的能力,以便在特定的专业领域中表现卓越。
……心理表征(或思维模型)的一个重要好处在于,可以帮助我们处理信息:理解和解读它,把它保存在记忆之中,组织它、分析它,并用它来决策。对所有的杰出人物来讲,都是这个道理,而且,无论我们自己是不是知道,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某件事情的专家。

一个有趣的例子来自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费曼。

他在普林斯顿读博士期间,经常溜去数学系,为那些天才的数学系博士生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在《别闹了,费曼先生》一书中,透露了他的秘密:

…我在麻省理工或普林斯顿的朋友被某些积分难住,原因却是他们从学校学来的标准方法不管用。

如果那是围道积分或级数展开,他们都懂得怎么把答案找出;现在他们却碰壁了。

这时我便使出“积分符号内取微分”的方法——这是因为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工具箱。当其他人用光了他们的工具,还没法找到解答时,便把问题交给我了!

“积分符号内取微分”的方法就是费曼不一样的“思维模型”的一种。费曼因为拥有不一样的“工具箱”,所以可以解出天才的数学系博士生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我们很多人每天工作、阅读和学习,形成了很多概念、记住了很多散布各领域的事实和结论,但却没有主动的寻找和总结类似的思维模型形成自己与众不同的工具箱,这无疑是提高智慧过程中缺失的重要一环。

从某种意义上说,提高智慧的过程,就是不断通过阅读和学习发现掌握新的思维模型,充实我们工具箱的过程。

你需要同时使用多种思维模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心理学教授 Herbert Simon 是首次提出思维模型这一思想的人。他在自传”Models of My Life”中写到:

非常有经验的决策者和新手一个很大的不同不是那些无形的“直觉”,如果我们能够进入非常有经验的决策者的脑海,会发现 1) 他们很清楚所有可能的行动,2) 在行动之前,他们有一个要思考问题的核查清单,3) 他们脑子里有一个机制在相关的决策环境出现时,可以唤醒所有相关的清单事项。

不同的思维模型,或思考问题的角度构成了Herbert Simon所说的”核查清单”。很明显,只掌握一种思维模型是远远不够的,但这恰恰是很多人的现状。芒格尖锐的指出:

你必须拥有多元思维模型——因为如果你只能使用一两个,研究人性的心理学表明,你将会扭曲现实,直到它符合你的思维模型,或者至少到你认为它符合你的模型为止。你将会和一个脊椎按摩师一样——这种医师对现代医学当然是毫无所知的。

那就像谚语所说的:“在手里拿着铁锤的人看来,每个问题都像钉子。”当然,脊椎按摩师也是这样治病的。但这绝对是一种灾难性的思考方式,也绝对是一种灾难性的处世方式。所以你必须拥有多元思维模型。

生活中,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拿着锤子找钉子”的人。有趣的是,有时候如果一个人在一个领域越擅长,他就越倾向于认为自己的思维模型适合解决世界上大部分的问题。

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长尾理论》的作者,《连线》杂志的总编辑 Chris Anderson。关于这一点,Tim Wu 有一篇精彩的评论,告诉了我们一个优秀的人因为单一思维模型所带来的局限。

对应的,如果你可以同时掌握多种思维模型,你解决问题的能力会成倍地提升,因为你有更多获得问题答案的角度和方法。这也是真正优秀的人,如费曼、芒格,与一般人的区别:他们有更多的思维模型可以自由的使用。

巴菲特评价芒格:“他有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30秒头脑。他一次就能把从A到Z全部想全。你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看到了一切的本质。”

如何获得思维模型

那么,我们如何获得更多的思维模型呢?

第一种方法,是成为某一个领域的专家。

正如前面安德斯·艾利克森在《刻意练习》里提到的,成为专家的过程,就是建立这个领域的不同心理表征或思维模型的过程。

在这方面除了《刻意练习》这本书以外,还有下面两本书可以参考。

  • 格拉德威尔举世闻名的《异类》
  • “Talent is over rated”(中文译:《哪来的天才》)

而第二种方法,是通过广泛的阅读获得。

一个思维模型就是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世界运转规律的想法。

这些思维模型是固定的,很少改变,同时揭示了现实世界的一部分规律。所以第二种方法是通过广泛阅读,学习不同领域的关键理论,构建多元思维模型。

芒格指出:

…这么说吧,第一条规则是,你必须拥有多元思维模型。这些模型必须来自各个不同的学科——因为你们不可能在一个小小的院系里面发现人世间全部的智慧。所以让我们来简单地看看哪些模型和技巧构成了每个人必须拥有的基础知识,有了这样的基础知识之后,他们才能够精通某项专门的艺术,比如说选股票。

在这一点上,John Reed, 在”Succeeding”一书进一步补充到:

当你首先可以学习一个领域时,好像你要学习上百万件事情。

你其实不必如此。

你只需要识别出这个领域最核心的原则——一般只有3-12个。你觉得你要记住的上百万的事情,不过是这些核心原则的不同组合而已。

查理·芒格也提到:

你们也许会说:“天哪,这太难做到啦。”但是,幸运的是,这没有那么难——因为掌握八九十个模型就占了90%的权重,差不多能让你成为拥有普世智慧的人了。而在这八九十个模型里面,非常重要的只有几个。

通过学习和运用几个,最多几十个各个学科最基本的原理或模型,就有机会显著的提高自己的智慧,这是一件多么合算的事情。

从这里出发

读得越多,我越坚信构建思维模型是我们通向智慧道路的「捷径」。有一次,当被问到如何变得更聪明时,巴菲特举起来一叠纸,说:

每天阅读这样大小的500页书。知识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就像复利一样。

芒格也有一段让人触动的话:

我们大量的阅读。
在我所见过的所有有智慧的人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大量阅读的。
但这还远远不够:你需要有这种个性,可以抓到关键并且真正领会它们。大部分人不能抓到正确的想法,或者并不知道之后要怎么做。

我相信这篇文章只是一个起点。只有通过大量的阅读、思考、实践反馈,你才能填充自己智慧的血肉。

如果这篇文章给了你任何启发,我想我们应该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下面这些乐于分享他们智慧的睿智的心灵。

  • Charlie Munger,《穷查理宝典》
  • Peter Bevelin,”Seeking Wisdom: from Darwen to Munger”(尚无中译版,遗憾)
  • Richard Phillips Feynman, 《别逗了,费曼先生》和《发现的乐趣》
  • Luc De Brabandere and Alan Iny,《打破思维里的框》(”Thinking in New Boxes”)
  • Herbert Simon,《我生活的种种模式》 (”Models of My Life”)
  • John Reed,”Succeeding”
  • Anders Ericsson,《刻意练习:如何从新手到大师》